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資訊 >

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第26章 等著她的陷阱小說

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第26章 等著她的陷阱小說

發表時間:2019-10-06 13:25:06 作者:席小綿

這本連載里小說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講述了主人公靳烈風阮小沫之間的事,這是有名作者席小綿的傾心巨作,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精選篇章:阮如云顯然不打算放過他,拔高了音量故意到:“阮小沫,既然您回來,應該也知到如煙與墨少爺交往的消息了貼吧?我勸您趁早別再惦記墨少爺了,免得叫人看笑話!”阮如云顯然不打算放過她,拔高了音量故意道:“阮小沫,既然你回來,應該也知道如煙和墨少爺交往的消息了吧?我勸你趁早別再惦記墨少爺了,免得叫人看笑話!”。

>>>《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》章節目錄<<<


《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第26章 等著她的陷阱》精選

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第26章 等著她的陷阱

阮小沫冷笑:“給阿姨一個客觀的建議而已,有什么問題嗎?”

不想再跟這母女兩人糾纏,也不想再鬧難看給阮家的其他人看到,阮小沫轉身就往樓上走去,打算先回房間再想辦法。

阮如云顯然不打算放過她,拔高了音量故意道:“阮小沫,既然你回來,應該也知道如煙和墨少爺交往的消息了吧?我勸你趁早別再惦記墨少爺了,免得叫人看笑話!”

她的話讓今天回來的一幕,又浮現在阮小沫面前,胸口隱隱刺痛起來。

像是一口氣喘不上來的疼。

阮小沫扶著樓梯,沒有反駁。

沒什么好反駁的,現在她和墨修澤,橋歸橋,路歸路。

不和她在一起,墨修澤不用面對家里的反對,她也不用面對長輩的冷眼相待。

這樣……對他們兩個人都好。

在柳萋萋母女兩人眼里,阮小沫的反應,就像是被她們戳中了痛處,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,神情又得意起來。

她假裝關心的口吻道:“小沫啊,其實云兒也是為你好,不然到時候鬧給外人看,兩姐妹為了男人反目成仇,多難看,是不是?”

阮如云連忙跟著道:“就是啊,再說了,晚宴那次你不是搭上了某個野男人了嗎?勸你安分點見好就收,畢竟你媽媽名聲那么差,早年就傳她各種睡設計師上位……你現在又——啊!”

響亮的耳光聲,直接打斷了阮如云越說越過分的話。

阮小沫揚著手,臉上一點兒也沒有任人欺負的軟弱,她定定盯著阮如云:“阮如云,你再敢侮辱我媽媽一句試試!”

有些事,她可以忍,但她不能容許任何人這么說她媽媽!

阮如云被她扇了耳光,頓時懵了。

她本來以為之前有晚宴的丑事在前,阮小沫又被父親厭惡,這下在家里,肯定只能小心翼翼做人了,沒想到居然毫不猶豫就給了她一耳光!

回過神來之后,她伸手就想打回去,卻阮小沫抓住了手腕。

“你放開云兒!”柳萋萋心疼地護著自己女兒,一把將阮小沫的手扯開來。

她做得花里胡哨的尖利指甲,狠狠在阮小沫手臂上刮過,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。

阮小沫忍住疼,冷笑著:“柳阿姨,慈母的戲碼這么快就結束了嗎?”

柳萋萋被她諷刺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,阮如云還在那里不服氣地嚷嚷著,阮小沫卻撇開眼,徑自回房去了。

她回來,本來是為了向父親解釋幾天沒回來的事。

可如今父親不在,母親的手術費,才是她的當務之急。

阮小沫咬著下唇猶豫了陣,從床下面的箱子里翻出一疊服裝設計圖稿。

沒辦法,她現在只能把這些設計稿拿出去賣,能賣多少算多少!

第二天,中間人很快幫她聯系到了買家,確定好地點,阮小沫拿上自己的設計稿,剛打開門,就看到阮如云站在門外。

“要出門?”阮如云臉上的神情似乎有些詭異。

“不關你的事。”

阮小沫懶得跟她虛與委蛇,直接往樓梯口走去,沒看到阮如云眼底浮現出一絲陰險……

當一切談妥之后,看上去很禮貌的男人把她帶去包廂,說是簽保密協議之類的東西時,阮小沫才發現上當了。

怪不得阮如云會特意在她門口守著她離開!

也許是她和中間人溝通的電話被她聽到了,所以才找了假的買家來騙她!

“你們放我離開,我就當做什么事都沒有發生。”她盡量維持著冷靜,和那些露出真面目的男人談判著:“不會告你們,也不會報警!”

“小妞,拿人錢財當然要替人消災,你說什么都不會有用的!”

包廂里的幾個男人朝她漸漸靠攏過來。

頭暈的感覺襲來,阮小沫用力咬了一下舌尖,疼痛讓她保持清醒。

離得她最近的男人朝她伸出手來,阮小沫摸到一瓶酒,當即砸了上去——

“噹”地一聲,那人腦袋上立刻就血流如注!

阮小沫抓住時機拉開門就跑了出去,撐著暈暈的腦袋一邊摸電話一邊狂奔,途中還撞倒了一個人。

那人回頭看了她一眼,仿佛想起了什么,恍然之后,趕緊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……

她顧不上管這些,徑直沖進了女廁所。

這邊包廂是從電梯上來的,她不可能呆呆站在那里等電梯!

沖進女廁所最后一格,她鎖上門趕緊撥打報警電話。

幾個男人追上來了,罵罵咧咧地把女廁里還有的幾個女人嚇走了,然后開始一格格踢隔間門。

手機的信號極其不好,信號處在唯一一格和叉之間切換。

阮小沫剛撥通號碼,微弱的信號就斷了。

“待會兒讓我先來,媽的賤女人敢砸我腦袋!”

“什么先來后來啊,哥們幾個一起來唄!”

幾個流氓猥瑣地笑了起來,聲音已經到了她的隔間門外了。

阮小沫著急地四下張望,可這里除了一根馬桶刷,什么可以防身的東西都沒有。

“咚!”門被重重踢了一腳。

那一巨響,仿佛是響在她心上一樣可怕。

阮小沫面色發白,汗水浸濕了她的發絲,她操起那根馬桶刷,勉強維持著神智。

又是重重一下,脆弱的門板已經撐不住,歪斜了。

身體發軟,阮小沫幾次差點摔倒,只能背靠著墻撐著自己。

眼前的視野模糊、耳朵里聽到的聲音,似乎也越來越遠。

迷糊中,外面似乎忽然響起很多人的腳步聲,還有那些流氓驚慌的叫罵聲……

最后,一切回歸寂靜。

怎么了?

是……那些流氓離開了嗎?

阮小沫意識漸漸模糊,再也撐不住身子,身體往地上倒去……

就在這一瞬,隔間的門板哐當掉在地上,她的身體被人及時接住。

她被摟進了一個溫暖寬闊的懷抱里,那人身上的氣味她似乎有些熟悉。

阮小沫用力睜眼,想要看清楚抱著自己的男人是誰,卻只來得及看到男人線條優美的下巴和薄唇。

她徹底昏迷了過去。

一排排高大壯碩的黑衣保鏢站在女廁所內。

找她的那幾個流氓什么時候見過這樣的陣勢,當即被嚇得包頭蹲在墻邊,瑟瑟發抖著。

怎么會惹上這么難纏的角色?他們本來以為是個可以爽一把、又可以賺錢的活路來著,而且他們記得聯系他們的人說過,這個女的又沒錢又沒事,找不了他們麻煩的……

可他們現在的情況,何止是麻煩……

連小命保不保得住都不一定!

那個渾身散發著冷冽氣息的男人走過他們面前時,幾個人都覺得這下自己肯定死定了……

被人追趕的恐懼在大腦里壓迫著,心臟還在砰砰地用力跳著。

阮小沫喘著氣從夢里醒來。

她記得自己被幾個流氓下了藥,她躲到了女廁所但還是快被幾個流氓抓住了!

周圍的一切是陌生的擺設。

阮小沫驚疑不定地打量四周,發現這里似乎是某個星級酒店的房間里。

想起之前發生的一切,她臉色變了,猛地拉開被子,查看自己。

還好……衣服都好好穿在身上……

她松了口氣。

“阮小姐。”在外間聽到動靜,齊峰走了進來,垂手站在門邊。

阮小沫疑惑地看著他:“齊助理?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齊峰推了推金絲邊眼鏡,“阮小姐,您不記得了嗎?是少爺救了您,把您帶到這里的。”

靳烈風?

他怎么會知道自己有危險的?

就在這時,臥室外有什么門開了的動靜,然后一陣輕快的男聲傳來。

“這次多虧我記性好,反應快,給你打了電話是不是?不用謝不用謝,下次合作的時候利潤多給我一半就行了哈哈哈……”

這個聲音……好像在哪里聽過。

阮小沫疑惑地順著聲音看了過去。

從打開的臥室門,能看到兩個男人走了進來。

“歐陽文,想要的太多不怕噎死?”低沉磁性的男聲冷冷道:“有時間打電話,沒時間上去幫忙?”

還好他及時趕到,如果他晚去一步……

簡直不敢想象!

“呃……那、那下次我一邊打電話一邊上去幫……好吧,我說錯了我閉嘴!”歐陽文連忙從善如流地捂住嘴巴。

這張臭嘴!

怎么就冒出個下次了!

歐陽文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,不敢瞎開口了。

旁邊的冷峻男人瞥了他一眼,鋒利的眼神落到身上時,像是落刀子一樣可怕。

歐陽文縮了縮肩膀,彌補似的笑得諂媚。

他率先一步跨進了臥室里。

“少爺。”齊峰低頭叫道,又朝隨后進來的歐陽文招呼著:“歐陽少爺。”

靳烈風走到阮小沫床邊,居高臨下地低頭看著她,臉上是明顯的不悅之色。

阮小沫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了,正要開口,就聽到門口傳來另一聲招呼:“嗨~美女你醒啦?感覺怎么樣?還好嗎?當初你撞到我的時候,我就覺得你不對勁……”

阮小沫這才認出來,這個男人就是當初那只大金毛的主人,便朝他笑了笑:“沒事了,謝謝你。”

“沒事兒~這不都是應該的嘛哈哈哈……”

歐陽文話說到一半,才發現自己好像不該和她搭話搭得這么歡快,聲音逐漸地噤了聲。

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

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

  • 狀態:完結
  • 類型:言情小說
  • 作者:席小綿

主角名為阮小沫靳烈風小說的名字是《婚婚欲醉:強寵小逃妻》,這是一本新鮮出爐的現代言情小說,席小綿所著,小說講述的是阮小沫的家庭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,但也算是中產階級。只不過沒想到會遇上靳烈風,他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,沒有任何交集,卻因為那一晚,讓他們之間的糾葛不斷。小編推薦:《來生不再愛你》《大神來襲:萌妻送上門》《戲情:沈先生,余生求放過》

小說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節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世紀書城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:渝ICP備14010620號

怎样摇骰子叫点数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