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玄幻修真 >

帝妃媚小說

帝妃媚

帝妃媚

10.0

手機閱讀

來源:souci

作者:梧桐閱讀

時間:2019-10-04 23:52:50

《帝王妃媚》關于的一本奇幻小說,主要講莫凝芙,明王妃娘娘,高歡,洛熙,慕容寧,永寧公主間的事跡。帝王妃媚約450000字,歡迎在線閱讀!

小院里雖然有些護衛,但這種程度的護衛哪里困得住她,見著小翠身體已沒什么問題,莫凝芙便留下了一封書信,離開了小院。

要在京城里打聽一個名人的居所,不難,很快的她便打聽到了洛熙的住所,位居京城東面,一座甚是優雅的府院。

洛熙十五歲時父母先后因病去世,給他留下了不少的家業,府院內沒什么武功高強的人,莫凝芙很輕易的便潛了進去,里面假山香謝,流水潺潺,很是清靜優美。

這是一位美如溫玉般的男子。

眉目如畫,長發如墨,性情優雅,經常穿著一襲紫衣,一支玉笛不離身,甚愛作畫,屋內經常的燃著一爐檀香,讓莫凝芙不由得想起古時的龍陽君。

想必蘭陵王,衛階,潘安等也是如此姿色吧。

一個沉靜如水的男子,如一塊溫玉雕琢而成,渾身上下找不到一處暇癖。

每到傍晚時,洛熙便會吹奏玉笛,笛聲悠揚動聽,婉轉流動,如天簌之音,這樣一位男子,讓莫凝芙蹲在屋檐上百看不厭。

她不是花癡,但她喜歡看美男。

每隔三天,洛熙便會帶著紙筆出門,在京城尋找一處地方幫人畫像,大街上無論女子男子見到他的樣貌,無不為之驚嘆,得知他是洛熙時,都爭相讓他作畫。

那一手畫技更加是出神入化!

雖說是畫像,卻是如真人般,栩栩如生,描畫得入木三分,只需把畫放一旁,便會讓人誤認為畫中之人是實物,像要從畫里走出來一般。

被他作畫之人,幸運之極!

而高歡,一如小翠所說,在她觀察了洛熙幾天內,便到了他府上一次,但洛熙沒有給他擺好臉色,冷冷淡淡的,幾乎都是高歡一人在自言自語,而高歡在他面前也沒有一點架子。莫凌芙甚是驚訝,若說在朝堂上,洛熙此種態度早已是獲罪了,看來這高歡也是愛才之人。

既然確定了洛熙與高歡的關系,莫凝芙便決定出手了!

作完了畫,洛熙便步行回府,正想進府內時,卻聞得身后傳來了呼救之聲,忙轉身一看,只見一位女子一臉驚恐,一頭秀發凌亂不堪,正跌撞的朝他而來,頭上鮮血直流!

“公子……救救我!”女子呼叫著,這時身后竄出幾名歹人,張牙舞爪的朝她追來。

女子腳下不穩,跌倒在地,眼看著便要被身后的惡人追上,洛熙連忙上前,扶起女子,見著半路竄出個華衣公子,俱都十分愕然。

幾人打量了一下洛熙,其中一人一臉淫笑道:“嘿,出來了個小白臉,姿色不錯,一同帶回去吧!”

其余兩個惡人會意的點了點頭。

見著歹人欲對自己不利,洛熙把女子護在了身后,女子顫抖不已,洛熙輕語道:“不要怕,你先進府內。”

女子用力的搖了搖頭:“不,不行,若是我進府內了,公子怎么辦……”

洛熙正要說話,這時那三個惡人卻是一哄而上,洛熙美眸一沉,抽出懷中玉笛,人形一閃,只聽得歹人悲呼了幾聲,便紛紛倒在地上打滾。

莫凝芙傻了眼,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洛熙,這幾天咋就看不出洛熙會武功!

怪不得洛熙如此美貌敢只身行走街上,原來是深藏不露!

洛熙轉身朝她走來,莫凝芙身子晃了幾晃,便支撐不住的欲倒往地上,洛熙快步上前扶著了她。

那媚惑的神態勾魂蝕骨,氣若馨蘭,身子柔軟無骨,臉上那一只紫蝶翩翩若飛,繚亂了他的雙眸,洛熙心里不由得一凜!

“多謝公子……救命之恩。”莫凝芙氣若游絲道。

洛熙心里一緊,便想扶她進府內。

“不……公子……小女子……會走……”女子掙扎著想要推開他,卻是身形不穩再次跌倒在地,洛熙臉上一凝,一把的抱著了她,便走進了府內。

“公子……放下小女子……”懷中的女子輕喃了一句,頭一歪,暈了過去。

暈倒的那一刻,莫凝芙很明顯的感覺到洛熙身體一緊,看來英雄救美之計成功了。

洛熙會武功,這倒是很出乎她意料,幸好莫凝芙這副身體不會武功,不然便會讓他看出端倪。

她只是往僻靜的地方一站,便成功的引來了三個色,狼,一番苦肉計后,她便把色,狼帶到了洛熙面前,上演了剛才那一幕。

大夫診治后,洛熙便守在了她身邊,旁邊燃著一爐檀香,聞著甚是舒心。

躺在床塌上,微微看見洛熙靜靜的凝視著自己,心里跳漏了幾拍,莫凝芙連忙快點閉上眼。

天哪,被如此絕色的大帥哥看著,很是震撼!

按著一般的昏迷時間,也就二個時辰,待到日落黃昏時,莫凝芙輕喃一聲,悠悠醒傳。

因為洛熙一直在旁靜靜的注視著她,所以她不敢輕舉妄動,直到此時,她才看清楚廂房內的擺設,很簡單,卻很典雅,處處透著書香之氣。

“姑娘,你醒了啊。”說話的是一把女聲,帶著點稚嫩的口音。一名丫環已侍候在旁。

而洛熙正坐在了一旁,一雙眼眸關切的注視著自己。

莫凝芙微微皺眉,動了動嘴唇:“……我這是……”

“姑娘,這是洛府,你遭歹人了,幸好得我家公子相救,姑娘你便好好的在洛府內養傷吧。”丫環答道。

洛熙淡淡一笑,輕輕點了點頭。

“洛府?”她疑惑著。

“是哪,我家公子可是京城內的名人呢,姑娘你放心吧,在洛府內很是安全……”

“小玉!”未等丫環,洛熙便打斷了她,察覺自己的失言,名喚小玉的丫環吐了吐**,乖乖的立在了一旁。

“你下去看看姑娘的藥煎好了沒,若是好了,便端上來吧。”洛熙淡淡道,小玉俯身應了一聲,便走了出去。

“請問姑娘是哪里人?”

“我……哪里人……”莫凝芙緊皺眉頭,想了好久也答不出,到最后一臉的痛苦,手撫額頭道:“我……我究竟是哪里人……”

見狀不妥,洛熙眸里掠過一抹異樣,大夫說眼前這位女子頭部受過撞擊,依此情形來看,莫非此女子失憶了?

“姑娘怎么稱呼?”不確定的,洛熙便又問道。

“名字?我叫何名字……名字……”莫凝芙面上更加痛苦,已滲著點點冷汗。

“姑娘不要急,若是想不出的話,便不要想了,先休養好再說吧。”

莫凝芙搖了搖頭,想了好一會才道:“我叫……我叫蝶兒……大家都叫我……蝴蝶夫人……”

“蝴蝶夫人……”洛熙不由自主的輕喃著,眼眸看向那一只淡紫的蝴蝶,心弦輕輕的顫動了一下,蕩漾出無數漣漪。

這時,小玉回來了,手上捧著一碗湯藥,廂房里瞬間便充滿著藥味,小玉把湯藥放在一旁,看到莫凝芙的臉色,不禁問道:“姑娘你怎么了?臉色這么難看的?!”

莫凝芙咬了咬下唇,搖了搖頭,洛熙道:“姑娘,想不起便不要想了,小玉,你好好伺候這位姑娘。”話畢,便站起身走了出去。

聽出了洛熙話里端倪,等著洛熙走遠,小玉便問道:“姑娘,你記不得事情了嗎?”

莫凝芙搖了搖頭,一臉的凄楚。

看著莫凝芙這樣子,小玉心里眨了眨眼睛,微微一笑道:“姑娘不要擔心,我家公子是好人,姑娘遇到了我家公子,便安心的在此養傷吧,”她一邊說,一邊把湯藥捧起,放在嘴邊吹了吹道:“這是大夫開的藥,姑娘趁熱喝了吧。”

看著這碗黑漆漆的湯藥,莫凝芙下意識的便想逃,她最怕的便是喝藥了!

無奈,她用的是苦肉計,喝藥是在所難免的,強壓下心頭的那股抗拒,莫凝芙緊皺眉頭喝了個大半。

最后那一小半,她真的喝不下,天哪,好苦!

見她喝了大半,小玉也沒強逼她,拿了手絹幫她擦著嘴。

寧靜悠遠的笛聲悠悠響起,美妙的音律繚繞整個洛府,聽著讓人心馳神往。

落霞滿天,每到這時候,洛溪便會吹起手中玉笛。

讓人奇怪的便是,這天晚上,洛熙的笛聲只是奏了一會,仿似被什么打斷了一般,便再沒有響起。

在她未拆下頭上紗布前,便是小玉照顧著她,洛熙不常來,每次來時看望她都只是一會,便匆匆離去。

一身深紫色的華服,頭戴高冠,身材高大,面如冠玉,看著君墨湮的眼神卻甚是歹毒。

“君大人,念在我與你同朝為官,若是你把明妃娘娘交出來,本相國便不予追究,本相國還會在皇上面前替凌大人美言幾句,免去你所犯之罪。”高歡恃仗著重兵,趾高氣揚的問道。

“明妃娘娘不是已被打入冷宮了嗎?皇后統領后宮,你要找一個冷宮的妃子,怎么不問皇后要,卻到我這里來?高相國,請問你這是何意思?”君墨湮一臉平靜,反唇相譏。

“你!”高歡一時語塞:“姓君的,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罰酒!明妃失蹤那天晚上,有人見著你把明妃娘娘帶出了冷宮,你作何解釋!”

君墨湮淡淡一笑:“請問明妃娘娘是什么時候失蹤的?”

“七天前!這個月十五!”

“哈哈!”君墨湮失聲笑道:“高相國,那晚上我正與兵部尚書高大人在喝酒呢,凌某難道會分身術,一邊與高大人暢飲,一邊去把明妃娘娘帶出冷宮?”

高歡神色一愕,一時之間啞口無言,一揮衣袖道:“你不用狡辯,我看這么大個人你能藏到哪去,來人,給我搜!”

“是!”左右應了一聲,便要去搜,君墨湮臉上一沉道:“高宰相,若是搜不出的話,那又怎么樣?”

高歡臉上掠過一絲陰翳:“若是搜不出,本相自會向皇上請罪,君相國無需擔心!”話畢,手里一揮,帶來的官兵便在相國府內四處竄動。

君墨湮一言不發,臉上一片冷凝,眼眸深處烏云涌動,面容卻是越發蒼白。

怒火在胸口翻滾著,莫凝芙氣得咬牙切齒,這高歡的什么鳥東西,都把莫凝芙害成這樣了,還不放過她!

生要見人,死要見尸,難道真要對著莫凝芙的尸體千刀萬剮方能解恨?!

我不犯人,人不犯我,人若犯我,十倍俸還!

這是她做人的圭臬!

這仇,一定要報!

為了她自己,也為了……眼眸看向君墨湮,心里掠過一抹柔情。

也當是,為了他吧。

官兵搜了好久,幾乎把整個凌相府翻了個底朝天,當然結果便是,遍搜不著。

她正在屋檐上呢!

話說回來,這高歡還真是膽大包天,同為相國,他就怎么敢私下搜君墨湮的府邸!太目中無人了吧!

突然,聽得一聲呼救聲自遠處而來,小翠正被一個官兵揪著拖到大殿上。莫凝芙心里暗叫一聲不妙!

小翠是明妃娘娘的貼身侍女,找到小翠,若是對小翠嚴刑逼供的話,小翠受不著定會把她給供出來!

“放開我,你們放開我!”小翠一邊掙扎著一邊罵道,見著高歡站在那里,嚇了一驚,立時間便沒了底氣。

正當她想下去把小玉救回時,卻感到一股殺氣直沖自己而來,心里一凜,不禁往下一望,只見一名眼眸狹長的帥哥已看著了她,眼神十分冷冽。

竟然可以發現她,敢情這是一名高手!

莫凝芙心里一緊!

高歡嘴角微微上揚,斜了一眼君墨湮,幽幽道:“果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哪,凌相國,若說你沒帶走明妃娘娘,那這貼身婢女小翠,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明妃娘娘被打入冷宮,衣物短缺,本相國便托小翠帶些物資進去,以備明妃娘娘不時之需。”君墨湮平靜道。

“哦?真是這樣嗎?聽人家說凌相國與明妃娘娘有私情,看來果真如此哪。”高歡嬉笑著,一臉的不懷好意:“這一頭白發,莫非便是所謂‘朝如青絲暮成雪’?看來,相思真的會讓人憔悴哩!”

君墨湮臉上一沉,拳頭緊握。

“高大人,你別隨便污陷君相國與娘娘,他們兩個清清白白,若不是遭奸人所害,明妃娘娘也不會落得如此田地!”未等君墨湮說話,小翠忍不住大罵道。

“大膽奴婢,你說誰是奸人!”高歡臉色大變,一腳便朝小翠踹去。

“高相國,這里可是我的府邸,你在這里欺凌一個小小的婢女,有失,身份了吧!”君墨湮沉聲喝止。

“哼!”高歡冷哼了一聲:“來人,把這賤婢給我綁了!”

高歡此話一出,君墨湮與莫凝芙俱都臉上一變!

“慢著!”君墨湮怒斥了一聲:“小翠現在是我府上貴客,誰敢綁她!”

見著君墨湮生氣,高歡臉色微微一變,語氣不禁放軟:“凌相國,這個賤婢我要帶回去給皇后娘娘審問呢,希望凌相國不要阻止,不然皇后怪罪下來,誰也擔當不起。”話畢,便又要差人把小翠綁走。

見著左右又要上來,小翠心里一驚,若是被綁去了,那肯定要受盡百般凌,辱,倒不如現在便做個了斷!心里涌一股悲凄,對著高歡罵道:“狗官,我就算死,也不跟你回去!若是我真死了,我便化作厲鬼,糾纏你一生!”話畢,便猛的往柱子上一撞,頓時鮮血直流。

“小翠!”料不到小翠性格這么剛烈,君墨湮未來得及阻止,見著小翠撞得頭上鮮血四濺,連忙走過去,探了探她的鼻息,臉上一暗,對下人道:“快抬她進去,趕快讓大夫來診治!”

小翠的舉動嚇得高歡愣在了當場,小翠那句話縈繞在他腦海,心里一驚,臉色微白,見著小翠被人抬了進去,心里暗道晦氣,也擔心著落人話柄,便道:“既已這樣,那高某便改天再來拜訪,凌相國你先診治那婢女吧,高某告辭!”話畢,也不等君墨湮回話,便帶著眾官兵離開了相國府。

一道目光自屋檐上緊盯著高歡的背影,寒冽嗜血,寒如六月飛霜,莫凝芙手握成拳,害死‘莫凝芙’的,一個也不能逃掉!

幸好醫治得及時,小翠撿回了一條命,卻是一直昏迷不醒,持續低燒讓她整晚夢囈,莫凝芙陪在她身邊,寸步不離。

小翠是一個不錯的女子,但卻是跟錯主子了。

“小芙,回去休息吧,小翠沒什么大礙的。”溫暖的聲音自身后響起,君墨湮走進來,坐在了她身旁。

“我要報仇!”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君墨湮臉上一變:“不準!”

聲音雖不大,卻透著不容置疑的語氣,莫凝芙抿了抿唇,眼神帶著一片寒意:“我心意已決。”

“我不準!”他再次拒絕。

莫凝芙不想再多說,站起身便要往外走。

“要到哪去?”君墨湮急問。

嘆了一口氣,低聲道:“到外面透透氣。”

“我陪你。”

夜,很黑,籠罩著大地,莫凝芙心里一片沉凝,這天地給了她另一個生命,她現在是莫凝芙,這個時空的莫凝芙,她要替莫凝芙活下去,完成她未竟的心愿。

“冷嗎?”君墨湮柔聲問道,脫下外袍,披在了她身上。

拉了拉外袍,她并沒有說話。

“回去好嗎,小芙。”

“我不是小芙!”不知為何,聽見他嘴里說著這字眼,她心里一股煩燥,下意識的在抗拒著:“大人,希望你分清楚,我失憶了,并不是你以前認識的小芙了。”

料不著她說出這些話,君墨湮愕然了一會,臉上一凝,用力扳回她的身子:“不論你失憶與否,你都是小芙!你都是我的小芙!”

“不!”莫凝芙一把的推開他:“你認識的那個莫凝芙,已經死了!”

君墨湮臉上一僵,這句話,就像一把劍似的,直直的插在了他心上,身體晃了一下,過了良久才緩緩吐出一句話:“小芙,你怎么可以……這樣說。”

也許自己不該傷他,但這卻是不爭的事實,君墨湮愛的是原來的那個莫凝芙,叫的也是她的名字,她并不是,她不愿做‘莫凌芙’的替代品!

所以,她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,更別說與他在一起了!

“本來就是這樣子,相爺,清醒點吧。”莫凝沉聲道,話畢,便推開了他,轉身離去。

婀娜的身姿漸漸隱沒在黑暗中,冷傲而絕情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翠昏迷了足足七天!

第八天,小翠醒傳過來,醒來時說的第一句話,便是“不要綁我!”可見得,她是被嚇醒的。

而高歡這七天內也沒有再來騷擾。

莫凝芙細心的照料著小翠,又過了幾天,君墨湮決定把小翠與她都轉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休養,以防高歡再次到府上拿人。

為免刺激到小翠,這幾天莫凝芙都只是說些笑話哄她,轉移著小翠的注意力。

但她心里面惦記著的,便是高歡!

高歡撞到了她的槍尖上,她第一個要收拾的,便是他!

終有一天,小翠心生不忿,罵起了高歡,莫凝芙見著機不可失,便問著了她一些關于高歡的事情。

高歡甚會拍馬屁,很得皇上器重,再加上仗著妹妹是皇后,在朝里是只手遮天,稍有不遂他心意的朝臣,便會遭到他逼害,殘害忠良,壞事做盡。

不過高歡卻是甚愛字畫音律,府里經常出入些文人雅士。

想不到高歡陰狠的心態下,竟帶著一份儒雅之意。

高歡最欣賞的,便是洛熙。

洛熙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再加之樣貌比女子更加姣好,在京城極負盛名,傾慕者不計其數,被譽為京城第一美,人!

更有甚者,說他是天下第一美,人,樣貌無人能及!

小翠說到此處時,眸里閃著亮光,甚是向往。

“那你見過洛熙嗎?”莫凝芙忍不住問道。

小翠撇撇嘴,搖了搖頭道:“若是能見到就好了,不過聽人家說他每到一定時候便會在京城某個地方幫人畫像,娘娘,你不會也心動了吧?”

“胡說!”莫凝芙敲了一下她的頭,小翠調皮的吐了吐**。

“小翠,我不是娘娘了,以后不要叫我娘娘知道嗎?”

小翠想了想,點了點頭,現在高歡四處找尋莫凝芙,若是再這樣叫的話,便很容易的會泄露莫凝芙的行蹤,“那應該叫什么好呢?”

“叫我小芙吧。”莫凝芙隨口說道。

“不行!小芙是凌大人叫的,小翠不能這樣叫,”小翠立刻拒絕道,想了一會又道:“若是娘娘不介意,我便喚娘娘作阿芙,好嗎?”

“嗯!”莫凌芙點了點頭,阿芙這名字,聽著親切。

若要親近一人,投其所好是最快的捷徑,莫凝芙沉吟著,京城第一美,人洛熙,她倒是要找個機會會會他。

沒在相國府里呆幾天,君墨湮便把她與小翠帶離相國府,在一處甚是僻靜的小院里安頓了下來。

莫凝芙洛熙小說名字叫做《帝妃媚》,這里提供莫凝芙洛熙小說免費閱讀全文,實力推薦。帝妃媚小說精選:小院里雖然有些護衛,但這種程度的護衛哪里困得住她,見著小翠身體已沒什么問題,莫凝芙便留下了一封書信,離開了小院。要在京城里打聽一個名人的居所,不難,很快的她便打聽到了洛熙的住所,位居京城東面,一座甚是優雅的府院。洛熙十五歲時父母先后因病去世,給他留下了不少的家業,府院內沒什么武功高強的人,莫凝芙很輕易的便潛了進去,里面假山香謝,流水潺潺,很是清靜優美。這是一位美如溫玉般的男子。眉目如畫,長發如墨,性情優雅,經常穿著一…

展開內容+

小說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節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世紀書城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:渝ICP備14010620號

怎样摇骰子叫点数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