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小說庫 > 仙俠小說 >

大千劫主小說

大千劫主

大千劫主

10.0

手機閱讀

來源:看書堂

作者:弄蛇者

時間:2019-08-27 19:22:52

--大衍之數五十,其用四十九也!--當時間長河流淌萬古,--陰陽逆亂,時空輪轉,--蒼穹震怒,雷霆降世,--那其中之一的奇跡便由此而生!--于是虛空裂開,一個普通青年穿越而來,以其血肉之軀,染紅蒼穹九重。--......--書友企鵝群:588577825--作者微博:弄蛇者--......--推薦好看的小說《妖猴悟空》《正牌美女總裁》--猴子說我寫得很好,快趕上他了。

秋殺已起,正值十月。夕陽西下,殘霞漫天。一個瘦小的身影站在大地之上,深邃的眼眸靜靜地看著前方。他上身赤/裸,肌肉勻稱,皮膚漆黑如墨,整個人像是一座雕像。前方是一座古老的城墻,高達百丈,綿延無盡,巍峨雄奇。像是見證了無數歲月劇變的滄桑,帶著千古的厚重與蒼涼。城墻之上,一排排神衛鐵甲覆身,腰懸長刀,神威凜凜,殺意錚錚,俯瞰大地。身后是無邊無際的荒野,秋風掃過,塵埃漫天,仿佛一切都在凋零。眼前是古老滄桑的城墻,殘霞之下,愈發厚重,像是一座無法跨越的天塹。這便是天下第一大城,軒轅神族一脈之地,神州首都——神都!“三年了,總算到了。”辜雀輕輕一嘆,看著這巍峨的百丈城樓直聳天霄,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渺小之感。自天州到神州,六萬八千余里,足足走了三年才到神都,想不到事到臨頭,心中卻反而懼意滿滿。他緩緩攥緊拳頭,對于即將面對的挑戰,他沒有半分把握,也無法預測結果如何。但有些事,總歸是要去做的,哪怕希望極其渺茫,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上沖。這一次,他要做的事是——裝逼!只是裝逼的對象過于強大,縱然他一路歷經生死搏殺,也不禁有些沒有底氣。殘陽如血,把天地染得血紅,美得分外沉重。百丈城樓之下,那道孤獨的身影,顯得是那么渺小。他嘆了口氣,猛一咬牙,緩緩背起身旁的棺材!不錯,棺材!一口漆黑的銅棺!佝僂著身體,雙腿有力地撐在地上,一步一步,朝城門走去。城門之后,是無窮無盡的高樓,鱗次櫛比,勾檐麗瓦,飛閣流朱。一條條寬闊的大街縱橫交錯,商店、當鋪比比皆是,各種物品琳瑯滿目。小販叫賣不斷,茶樓喧囂不停,街上商旅經行,游人如織。各種奇裝異服的修者、武者背刀佩劍,覆面而行。時而一輛華麗的馬車經過,數位高大威猛的護衛環繞之下,馬車簾子掀開,露出一張絕美的臉龐,也不知是哪家貴族小姐又出門了。這里有商鋪、酒樓、賭場、妓院、武館、拍賣行等等只要你能想到的東西,這里都有,你想不到的東西,這里也有。神都縱橫數十里,城區中央是神都的圣地,神族天宮。這是軒轅神族一脈的皇宮。在其他地方喧囂不停之時,神都天宮之外,寬闊的廣場上已站滿了人。有須發皆白的老者,有彩衣飄飄的年輕女子,有一身黑衣的神秘人,有一身武服的粗獷男子。高高低低,人頭攢動,一眼望去,竟有數萬之眾。這些都是來自天下八州各地的修者。因為今日,是神族太子軒轅辰加封大典。神魔大陸已安靜了太多年,太子加封大典這樣的盛事,十數年方有一次,湊熱鬧的人自然數不勝數。天宮城樓上,站著一道道偉岸霸氣的身影,或隱約縹緲,或王氣側漏,一股股氣勢驚天,這些當然都是軒轅神族之人。城樓之下,廣場之上,是一個高達三丈的金色祭壇。猶若黃金堆砌,雕刻著無數神秘的符文,其上一口青銅方鼎香火正盛。祭壇之上,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,拄著拐杖穩穩而立,口中喃喃念著神秘的咒語,白發白袍,隨風飄舞。他臉上溝壑縱橫,皺紋遍布,語氣很輕,但那古怪的咒語卻回蕩在天地之間,清晰地映在眾人心頭。伴隨著咒語,天空霞光萬丈,異象連連,仿佛有金龍盤旋,一股股浩然正氣不斷激蕩。場中安靜到極致,數萬人屏住呼吸,生怕錯過這驚世一幕。“祭祖畢,拜蒼穹,太子加冕!”隨著老者一聲高呼,天空霞光更勝,一朵金色祥云忽然凝聚,散發著璀璨的光芒,緩緩傾軋而下,仿佛即將墜地一般。一個偉岸的身影忽然從城樓飛下,在兩位神官的伴隨下,緩步朝祭壇走來。此人穿赤金龍袍,戴紫紅頭冠,眉如橫劍,眼如星辰,器宇軒昂,豐神如玉,渾身散發著淡淡的金光,猶如天之驕子一般。“軒轅太子!”“哇!總算見到神族太子了!”圍觀的女性修者已不禁尖叫了起來,眼中泛著神采,不斷揮著小手。任何時代都有偶像,神魔大陸自不例外。神族太子軒轅辰天資卓絕,名震八州,自然追捧者無數。廣場人頭攢動,眾人激動無比,而其中一個纖細的身影卻是一動不動,靜靜地看著前方,仿佛這四周的喧囂和她沒有一點關系。她身穿普通布衣,打扮平凡,面容也并不出彩,但那雙精致的大眼之中,卻仿佛有星辰環繞,如大海一般深邃。她沉默良久,忽然淡淡道:“這便是天下第一青年強者么?黎叔,他是否已入生死之境?”旁邊,一個須發花白、神采奕奕的老頭緩緩點頭,道:“生死之境?哪有那么容易,寂滅巔峰罷了。”“寂滅巔峰,便敢稱第一青年強者么?”女子雖然面無表情,但語氣中卻隱隱透著不屑,似乎這天下第一,在她眼中并無分量。“天下強者多浪得虛名之輩,只是這軒轅辰,卻是貨真價實。畢竟是神族太子,資源無盡,未必不可與生死之境強者一戰。”黎叔苦笑說道,他對自家小姐的脾氣是一點辦法沒有,也無法反駁,因為他太清楚她的實力與經歷。“活了二十多年,也未曾見到不凡之青年,我看這天下,也未必有”女子說到這里,忽然頓住,亙古不變的冷漠表情竟然有了一絲波動,眉頭緊皺,豁然轉身!“嗯?”老者輕咦一聲,轉身順著她目光看去,眼神頓時一凝,瞳孔透出三尺白芒,跨越層層人群。只見廣場盡頭,最接近夕陽的地方,一個瘦小的青年正緩步走來。悲愴的殘陽下,如血的天空下,四周高樓直聳云天,這道瘦小的身影,顯得無比孤寂。他佝僂著背,緩步走來,每一步踏在地上,仿佛都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。他走得極為艱難!因為他背著一口棺材!漆黑的銅棺!“背棺人!”布衣女子忍不住脫口而出。只見青年上身赤/裸,皮膚漆黑如墨,光著雙腳。左手手腕戴著一個潔白的玉鐲,而右手手腕,卻又戴著一個漆黑的玉鐲,顯得無比怪異。時值深秋,寒意已生,早已不太炎熱。但眼前此人還赤/裸著上身,汗水濕透,不斷滴在地上。黑發垂下,擋住了他大半臉龐,但仍舊可以看出他臉上的堅毅、倔強、不服和抗爭命運的勇氣。只是那緊咬的牙腮,扣在銅棺上發白的指節,似乎證明著他內心的忐忑與不安。他一直走著,雖然慢,雖然艱難,但從未停下!仿佛炎熱、疲倦、饑餓、孤獨等所有的坎坷,都不能讓他停下!他來這里干什么?女子緩緩閉上雙眼,道:“黎叔,要把一個極變初期的人壓成這樣,需要多重?”黎叔嘆道:“至少千斤吧!那銅棺,不輕!”“我看得出,他已背了很久。”女子幽幽道。而此刻,神族太子軒轅辰已然登上十丈祭臺,俯望數萬強者。衣袂飄飄,龍袍飛舞,一股王氣自他體內頓時爆發出來,席卷天地。在場之人無不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勢,紛紛驚嘆不已。神族太子軒轅辰,今年也才二十五歲吧!二十五歲的寂滅巔峰,實在太可怕了。他確實是一個完美的人,無論心計、胸懷、智謀、身份還是武功,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青年。軒轅辰的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,目光看向下面,令在場的女性修者不禁尖叫,面露花癡之色。金色祥云之下,軒轅辰是那么的完美,像是天神下凡一般,灑落著淡淡的金輝。只是他或許還沒有注意到,一個背棺之人,已緩緩接近人群。“時辰已到,太子加冕!”須發皆白的老人大聲一喝,四下頓時寂靜下來,他右手拐杖朝天一指,一道白光頓時射入祥云之中。下一刻,祥云金光萬丈,一聲驚天龍吟驟然響徹天地,猶如驚雷炸響,回蕩在廣場之上,久久不絕。這一聲龍吟,猶如神魔嘶吼,仿佛要震碎人的神魂,直令眾人心驚膽寒,只覺渾身血氣翻騰,幾乎站立不穩。眾人朝天一望,頓時瞪大了眼。只見祥云裂開,更加璀璨的金光散發,一個大如山岳的金色龍頭緩緩探出,充滿了無上的威嚴。頭似駝、角似鹿、眼似兔、耳似牛,栩栩如生。那強大的氣勢,恐怖的威壓,幾乎令眾人不禁要跪下身去。天下無龍已久,神獸早已滅絕,今日竟有氣運金龍天來,當真不枉此行!眾人驚嘆,激動無語言表。“金龍天來,氣運加身!”白發老者一聲大喝,金龍頓時一個盤旋,顯現萬丈龍身。鱗甲閃閃,攪起風云變幻,無窮無盡的霞光頓時垂天灑落而下。軒轅辰緩緩閉眼,張開雙手,迎接氣運。氣運如山,不斷垂落而下,天空彩霞四射,金龍盤旋,眾人已然沉醉。而就在此時,金龍忽然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,像是見到天敵一般,身影一擺,掀起陣陣狂風,竟然回頭飛入祥云之中。而隨著金龍飛回,那漫天霞光,也隨之消失。“怎么回事?”“氣運不見了?”眾人臉色急變,議論紛紛,神族太子軒轅辰也是忽然睜開雙眼,朝天一看,驚道:“天老,怎么回事?”天老剛要掐指一算,一個冷冷的聲音已然傳遍廣場。“因為,我來了!”(本書每天更新一萬字,長期不變,不跳票不拖更,歡迎入坑。)夕陽如血。廣場寂靜,落針可聞。這一個冷冷的聲音劃破長空,帶著難以言表的孤寂,清晰地傳進每一個人耳中。眾人臉色一凝,連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這不看不知道,一看頓時嚇得連連后退。只見一個上身赤/裸的青年男子,皮膚漆黑如墨,披頭散發,像是從地獄之中走出的死神!這還不算可怕,更可怕的是,他背上背著一口詭異的黑色銅棺!銅棺巨大,黑紋遍布,上刻無數古怪圖畫,神秘無比,仿佛散發陰森的恐怖氣息。天空霞光萬道,金芒璀璨,把大地都染成了金色,卻始終照不亮這詭異的銅棺和漆黑皮膚的青年男子。他們像是被某種東西籠罩著一般,和這片天地隔絕開來。眾人無不后退,給青年讓出一條寬闊的通道。自古以來,棺材便是厄運、倒霉的象征,修者最在意氣運,哪敢接近這種東西?更何況,這棺材不是車拉的,而是人背著的!這人,極為古怪!這棺,也極為古怪!這其中到底有多少因果還不可知,沾不得!而在眾人觀察辜雀的同時,辜雀的目光卻透過黑發縫隙,死死盯著三丈祭壇之上那道金色的身影!神族太子軒轅辰,我辜雀終于又看到你了!辜雀身影緊繃,死死壓制住心頭的殺意,又不禁想起了在誅靈山下,軒轅辰手持染血金槍,披頭散發猙獰狂笑的模樣!如今三年已過,他身影依舊高大,依舊器宇軒昂,只是把那份猙獰掩蓋在了虛偽的溫和之下。辜雀深深吸了口氣,臉色沉靜,沒有一絲表情,一步一步緩緩走來。他走的不快,但卻很穩!他來此,不是為了報仇,他必須要忍!他知道,從此刻開始,任何一個失誤,都可能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!周圍數萬修者圍觀,城樓神族強者俯視,壓力如海浪一般席卷而來,辜雀沒有驚慌。他深深明白,在這種環境之下,自己如果能夠保持平靜,一股氣勢自然生出,可震懾他人。黎叔眉頭緊皺,驚異道:“此人頭部以下,膚若浸墨,通體漆黑,是中了毒還是先天缺陷?小姐,你能看出來嗎?”布衣女子看著青年,如海一般的瞳孔忽然泛起一片藍光,其中仿佛有星辰環繞,像是兩個漩渦,吸納著整個世界。她緩緩道:“不是毒,也不是先天缺陷,是詛咒!一種極為恐怖的詛咒!”“這是詛咒?笑話!”黎叔還來得及開口,一個清脆的聲音便插了進來。一個身穿鵝黃長裙的明媚女子面帶冷笑,雙眼微瞇,不屑道:“這人身如浸墨,周圍黑氣環繞,什么人的詛咒之術能如此強大?”布衣女子并無意外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輕靈郡主不相信我的話?我說過施展詛咒的是人了么?”“不是人難道還能是神?你”說到這里,軒轅輕靈臉色一變,不禁脫口而出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軒轅輕靈?”布衣女子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貪玩五日沒有回宮,長兄父母都找急了吧?所以現在連城樓都不敢上,只得混在人群之中看太子加冕。”軒轅輕靈雙眸瞪得老大,俏臉一紅,不禁結巴起來:“你、你我的事你怎么知道?”“我只是想讓你明白,不要懷疑我的眼睛。”她雙眸深邃,神色漠然,看著背棺而行的青年,不再言語。而軒轅輕靈,則是眉頭緊皺,不斷打量著布衣女子。黎叔喃喃道:“這青年,莫非和軒轅辰有仇?竟在他加封大典之時背棺而來,破壞氣運。”布衣女子淡淡道:“無論如何,無法善了!”在眾人的目光下,背棺人一步一步,緩緩靠近祭壇,仿佛絲毫不知道此事的嚴重性。若是真讓棺材上了祭壇,那神族太子的氣運恐怕就真沒了。天宮城樓之上,神族巨頭們對望一眼,眼中神光湛湛,仿佛在交流著什么。下一刻,一聲暴喝已然傳來:“站住!”伴隨著聲音,一個偉岸的身影忽然自城樓飛下,幾個呼吸之間跨越百丈距離,穩穩站在了辜雀身前。他身披黃金鎧甲,頭戴血紅神盔,手持一桿丈二金槍,身影筆直如劍,全身氣勢如潮。那凌厲的眼神閃著寒光,一看便知是從尸山血海里走出的強者!此人一出,四下眾人頓時一陣騷動,紛紛驚嘆出聲。“軒轅戰!”“神族將軍軒轅戰!竟然是他親自出馬!”“事關太子氣運,當然容不得絲毫馬虎!”軒轅戰神威凜凜,高大的身軀站在青年身前三丈,冷冷道:“觀太子加冕,須離祭臺百丈!你背棺而來,須離祭壇千丈!越界了!”第一個挑戰來了!辜雀心中一沉,低著頭緊咬牙腮,整個背脊都被銅棺壓彎,瘦小的身影終于停了下來。軒轅戰厲聲道:“回去!倒退八百丈!否則休怪我神槍無情。”辜雀身影微微一震,強行遏制住劇烈的心跳。這數萬人圍觀之下,想要不緊張是不可能的,更何況,自己要挑戰的是整個神族的威嚴!但緊張又如何?自己既然來了,便容不得后退!他身體緊繃,承受著軒轅戰強大的威壓,眼神一凝,硬著頭皮再次往前!遭亂的長發披散下來,把整張臉都完全擋住,眾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看不清他臉上的堅毅與決絕。“放肆!”軒轅戰眼中寒光一閃,森然道:“你是找死?”辜雀的身影又不禁停住,只覺前方一股濃烈的殺意撲面而來,徹骨的寒冷幾乎讓自己站立不穩。“是!”他緩緩開口,聲音沙啞無比,像是太久沒有說話一般。“什么?”軒轅戰微微一愣,這人真是來找死的?有點古怪!看著辜雀膚如浸墨,身背銅棺,軒轅戰雙眼微瞇,暫時沒有出手,冷然道:“你是誰?”“辜雀。”辜雀調整著自己的呼吸,語氣淡漠,讓人聽不出一絲情緒。“你背棺來此何事?”“求死。”軒轅戰眉頭緊皺,四周之人也面面相覷,眼中透著疑惑,求死?有這種要求?這人恐怕有些古怪。整個廣場再次陷入寂靜,而辜雀,卻再次邁動腳步,緩緩朝前走著。他明白,自己不能表現出一絲猶豫、一絲軟弱,否則便會功虧一簣!“軒轅將軍,暫且退下,此事我來處理。”沉默良久的天之驕子軒轅辰終于開口。他聲音溫和,帶著無語言表的從容與淡然,似乎氣運被破壞,對他來說只是小事一般。此話一出,在場圍觀之人頓時又沸騰了,一個個年輕女子大聲喊著,不斷揮著小手,頗有青樓女子陽臺招客的模樣。而辜雀聽聞此言,心頭卻是微微松了口氣,因為這句話代表著,第一關已然過去了。還真是不容易啊!軒轅戰長槍一收,冷冷橫了辜雀一眼,身影一縱,金芒閃爍間,便已回到城樓之上。而城樓之上那一排排偉岸的身影,卻是一動未動,仿佛這種事對于他們來說,還無足輕重。或許他們知道,氣運這東西,是軒轅辰自己的,容不得他們插手。同時,他們也相信軒轅辰,這種小狀況都解決不了,那也不配做神族太子了。但不管是什么原因,這對于辜雀來說都是好消息。沒有神族高層插手,今日之事,難度會小很多。軒轅辰淡然從容,絲毫不亂,眼中神光湛湛,看著辜雀,緩緩道:“你叫辜雀?”“是。”辜雀的聲音很平靜,他知道,此刻是蓄勢的關鍵時期。這場心理博弈,只有冷靜的人,才能走到最后。“沒聽說過。”軒轅辰輕輕一笑。辜雀心頭冷笑,沒有抬頭,依舊一步一步走著,走得極為艱難!從現在開始,他必須把自己演繹成一個心志如鐵的求死之人!他緩緩道:“這個天下,認識我的人只有一個,但她死了。”軒轅辰雙眼微瞇,道:“你來求死?”“是。”“到處都可以死,為什么非要死在這里?”辜雀面無表情,沉默頃刻,冷漠道:“因為,只有這里,才有人不敢讓我死!”“怎么解釋?我神族不敢殺你?”軒轅辰眉頭一挑,語氣已不禁加重,天空霞光萬丈,隨著他的話語,不斷澎湃垂落。他的每一句話,都影響著他的氣運。感受到對方情緒的變化,辜雀心頭一沉,但臉上依舊沒有表情,只是淡淡道:“你若是敢,為何不下來殺我?”在場之人眉頭緊皺,不斷交換著眼神,都看不透這背棺之人。哪有前來送死的道理?還認為神族不敢殺他?這句話好像并沒有激怒軒轅辰,他溫和一笑,搖頭道:“我不殺人。”此話一出,四周數萬眾人頓時會心一笑。太子心胸開闊,從來不愿意殺生,仁德之名譽滿天下,這也是那么多人欣賞他的原因。眾多女性修者再次為這句話激動了起來,口中不斷喊著太子,更有人指著辜雀不斷謾罵。“哈哈哈哈!”一聲毫無顧忌的狂笑打破眾人意淫,辜雀披頭散發,冷眼看著祭壇之上那道器宇軒昂、神光燦燦的偉岸身影。他佝僂著身體,終于把銅棺從背上放了下來。動作很輕,也很溫柔,仿佛生怕驚動了什么。場中又陷入寂靜,所有人都不明白他為什么還笑得出來,也不明白他的舉動有何意義。“不殺人么?”辜雀又開口說道,眼中帶著赤/裸裸的輕蔑,搖頭嘆了口氣,戲謔道:“那你可識得此棺?”“未曾見過。”“很好。”辜雀微微瞇眼,身影一動,右手伸出,忽然猛地掀開棺蓋!棺蓋砸在地上,發出一聲轟響,猶如響在眾人心頭一般,不禁渾身一震,連連退后。因為他們不知棺中為何物,生怕影響自身氣運。太子軒轅辰眉頭一挑,但臉色還算平靜。辜雀環視一周,冷漠的眼神掃過眾人,最終停在了軒轅辰的臉上。他聲音又變得沙啞起來,仿佛蘊含著萬千情緒,森寒的語氣像是來自地獄:“那你可識得此人!”軒轅辰朝棺中一看,頓時呼吸一滯,瞳孔一陣緊縮,亙古淡然的臉色瞬間一變,但又剎那恢復淡然。黑色銅棺內,仿佛是無窮無盡的宇宙,深邃無比,其中躺著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。有傾國之姿,滿頭白發,容顏精致,眉頭舒展,帶著安詳與寧靜,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柔韻味。但她的臉色卻如死灰一般,沒有一絲生機,一道道死氣環繞著她,眾人可以確定,這女子已死了很久了。人雖死,命雖無,但軀體不腐,這銅棺果然詭異!眾人臉色極不好看,還在緩緩退后,生怕沾染死氣。辜雀把這一切看在眼中,心中微微松了口氣,事情在向自己預想的方向發展。他瞳孔寒芒爆射,對著軒轅辰厲聲道:“你可認得她?”沉默,良久的沉默。軒轅辰終于深深吸了口氣,恢復笑容,瞇眼道:“我不認得。”他說話的表情坦然至極。“不認得?”辜雀漆黑的瞳孔忽然變得一片血紅,像是倒映著血色夕陽,涌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殺意,厲聲道:“三年之前,天州雪域誅靈山下,你追求她而不得,心生怨氣,背后偷襲,用槍芒碎她魂魄,真當無人目睹嗎!”這句話說的殺意騰騰,卻不是辜雀裝出來的,而是他真的恨!神族太子軒轅辰渾身一震,瞳孔兩道寒芒激射,雙眼死死盯著辜雀。他沒有說話,只是又緩緩朝天望去,心中頓時一沉。殺意席卷天地,空氣驟寒,天上的霞光仿佛也受此影響,剎那間黯淡了下來,祥云緩緩回縮。黎叔沉聲道:“區區極變初期,也有如此殺意,此子到底殺了多少人?”而此刻,四面眾人已然炸開了鍋。神族太子殺人?聞所未聞!太子寬厚,仁德之名傳遍天下,豈會殺人?無數人三兩相談,目光不斷掃向軒轅辰,只見他臉色不變,神色淡然。“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!你背棺而來,壞我氣運,現在又污我名聲,我雖不愿殺人,但也無法受辱,今日便破殺戒,以證清白。”辜雀笑了,笑得極為猙獰,猙獰之中,又帶著無法形容的孤寂。而他的心中,卻是重重松了口氣,說了這么多,為的就是軒轅辰這句話!“那么快來吧!我本就是來求死的!只求你快點出手!”他沙啞著聲音說道,眼中一片血紅,終于徹底抬起頭來,撥開長發,露出輪廓分明的臉頰。而當他撥開長發之時,所有人都不禁臉色劇變,身影猛退,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一般!軒轅辰也是臉色陰沉,身體一僵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只是死死盯著辜雀的額頭!辜雀冷笑道:“不敢動手?那我自己解決!”他說著話,忽然右手成掌,散出一道黑光,猛然朝自己額頭拍去。“不要!”軒轅辰頓時驚吼出聲。當這兩個字喊出,辜雀緊繃的身體一頓,他知道,自己賭贏了!軒轅辰果然不敢讓自己死!這場心理博弈,自己已占上風!“有話好好說!別死!”軒轅辰再也無法保持冷靜,心中涌起汪洋巨浪,看著辜雀額頭上的兩道黑紋,憤怒驚駭的表情終于無法掩飾。但這又有什么辦法?兩道黑紋位于額頭正中,仿佛是一個豎眼,看起來詭異無比。他當然知道這黑紋代表著什么。背棺人!不能死在這里!

展開內容+

小說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節

Copyright © 2010-2017 世紀書城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:渝ICP備14010620號

怎样摇骰子叫点数技巧